奧利佛續文

自從奧利佛拿到那本藏著解開他身上魔法的筆記本之後,佳音助手的工作就變成幫忙奧利佛復原筆記本,幫奧利佛泡茶、提醒奧利佛吃飯休息。

筆記本完整復原後,奧利佛也找到了解開自己身上魔法的方法,他很快的就拿去給佳音看解決的方法。

「妳看這裡。」奧利佛指著筆記本中的一頁,佳音邊看邊讀著。

「愛是唯一解決時光倒流而產生的形象轉換的魔法的方法,不過必須要證明這個愛並在淚池中段最大顆的魔寶石旁許下愛的誓言才能生效。」

「所以說……就這麼簡單?」佳音疑惑的問,淚池是在弗蘭家南方不可侵之森裡被天然魔寶石包圍的池子。

「具體地點還是再查查看。」就在奧利佛說完話之後,門鈴響了。

佳音開了門,看到雷站在門外。

「雷?」

「我是來給帽子屋這個的。」雷說完就拿出一張地圖。

「這是……!」

「淚池的平面圖,我去了一趟淚池,圈起來的地點有一顆最大顆的魔寶石。」

「謝謝!」

「嗯。」雷露出了一個微笑。

「我會和奧利佛說的。」

「那就交給妳了。」

雷離開之後,佳音把地圖拿給奧利佛看,奧利佛隔天剛好沒有委託,所以他和佳音約好那天去淚池解除魔法。

到了淚池,找到指定地點後,奧利佛和佳音許下愛的誓言,接著一陣光芒過後,奧利佛身上的魔法就解除了。

一個月後

佳音和弗蘭到街上買東西,不過意外來的太突然,佳音在意外中失去了記憶,在街上巡邏的士兵立刻飛奔去找到奧利佛,奧利佛趕到後便把佳音帶回弗蘭的小屋,而弗蘭則告辭了。

當天晚上,佳音醒了過來,她環視著淡雅綠色的房間佈置,還有溫暖的大床,房間中有著紅茶的香氣。

「妳醒了?」

「是誰?」

「妳……沒有記憶嗎?」奧利佛驚訝的問。

佳音搖頭。

「妳的名字是佳音,我的名字是奧利佛,這裡是妳的家,也是我的家。」奧利佛只是先簡單解釋了一些基本訊息,因為考慮到佳音剛經過事故失去記憶,不能一次跟她說太多。

「要不要喝紅茶?」奧利佛問她。

「嗯,拜託了,奧利佛先生。」

「叫我奧利佛就好。」接著奧利佛站起來,帶著佳音到客廳讓她坐下後,就用熟練的動作泡紅茶,很快的紅茶就泡好了,奧利佛拿出司康、奶油和果醬,和佳音坐下一起品嚐。

「怎麼了?不吃嗎?」奧利佛把有著奶油的司康送到佳音嘴前,直到佳音有些害羞的吃下司康才滿意的露出溫柔的微笑。

喝過下午茶後,奧利佛在床邊的書桌開始工作,佳音有了精神後就坐在他身邊看著他,因為奧利佛請她來做一些簡單的工作,然後說明說她是他的助手。

又過了幾個小時,吃過晚餐梳洗過後,奧利佛邀請佳音一起在窗邊賞月。

「為什麼奧利佛要做到這樣呢?」佳音注意到了,她坐在奧利佛旁邊陪他工作了很久,不過才到一半奧利佛就要她休息,那一隻溫柔撫摸佳音的頭的手,一直讓她無法忘記。

「因為妳失去記憶前,我們是戀人。」接著奧利佛又繼續說「因為我不想要讓妳一次接收太多訊息,這樣妳可能會很難消化這些訊息,所以我沒有說。」

「佳音……」奧利佛輕輕的捧著佳音的臉,讓她能面對自己。

「愛一個人到無法自拔,整個人生和世界都改變的感覺,還有因為這份愛而產生的失去理智的感覺,都是因為妳,為了妳,我能做任何事。」

「我……我也喜歡奧利佛。」

隔天早上

佳音來到車庫的工作室,奧利佛正好坐在椅子上,他的手上拿著一頂帽子。

「原來奧利佛會做帽子啊……」

「剛好,我有東西要給妳。」奧利佛示意讓佳音過去,然後把手上的帽子交給她。

「這是給我的嗎?」

「當作是昨天陪我工作的謝禮……還有,道歉的禮物。」

「咦?」

「昨天那樣告白,把妳嚇到了吧。」

佳音拿著奧利佛給她的帽子,帽子頂端可以打開,裡面有點心,溫暖的心情湧上胸口,出現了一段記憶。

「收下這個。」記憶中出現的,是奧利佛的臉,突然之間,所有的記憶都回來了。

「奧利佛,我想起來了!」興奮之餘佳音抱住了奧利佛,奧利佛抱著佳音,稍微分開後,佳音墊起腳尖,親吻了奧利佛。

奧利佛很快的就伸出舌頭,交纏的舌頭讓佳音失去了力氣,奧利佛放在她腰間的手點燃了身體深處的火焰。

「奧利佛……哈啊……我沒力氣……」

奧利佛的手指解開了佳音胸前的緞帶,撫摸著她的胸口,無數個深吻,還有落在鎖骨和脖頸、胸口的吻讓她的身體彷彿要融化。

「嗯……嗯啊……可以再粗暴一點……因為我喜歡……那樣的奧利佛……」

「這可是妳說的,別後悔。」接著奧利佛抱起佳音,將她放在床上,奪去呼吸的吻像雨點一樣落下,撫摸也越來越激烈粗暴。雙方本來冰冷的手指和身體瞬間升溫變得滾燙,點燃了兩人的慾望。

在越來越濃烈的親吻之下,奧利佛脫下佳音和自己的衣服,兩人的身體相互重疊,佳音的手環繞著奧利佛的脖子接受著濃烈的親吻,沉浸在瘋狂的熱度中。

一個月過後,這天是奧利佛每兩個月一次的休假,佳音說休假時想要和奧利佛一起吃好吃的點心,於是她和奧利佛一起前往上次奧利佛介紹的那條街,準備一起品嚐美味的草莓蛋糕。

佳音和奧利佛牽著手往前走,不過卻在中途遇到了尤納。

「妳要去哪裡?」尤納開口問。

「尤納?你不是還要值班嗎?」

「值班結束了,剩下的事情我已經交給部下處理,我們一起去吃點心吧,草莓千層派,我請客。」

「等一下,紅Queen。」奧利佛站在佳音前面,他高大的背影將佳音完全藏在自己身後。

「這是誰啊?沒見過呢……」

「那個……尤納……他是我的戀人。」

尤納仔細端詳著奧利佛,然後他笑了。

「我們來比賽吧,我要讓佳音傾心於我。」尤納提議。

「看來你的大腦就像塞滿了草莓千層派和馬卡龍一樣,除了奶油和草莓之外就沒有別的了啊。」奧利佛說完,嘆了一口氣。

最後奧利佛同意尤納的挑戰,和佳音一起吃草莓蛋糕。

「一份草莓蛋糕和一份大吉嶺紅茶。」

「奧利佛真的很了解我,我很開心。」

「好了,等一下吃完逛一下,我再帶妳去吃鬆餅和杯子蛋糕。」奧利佛邊說邊摸著佳音的頭,而佳音露出了笑容,在那笑容的影響下,奧利佛也笑了。

在回去的路上,奧利佛和佳音一直都牽著手,佳音則買了製作司康的材料,準備開茶會時讓奧利佛能吃到記憶中的味道。

第二天是尤納找佳音出去約會的日子,佳音在出門前表示希望奧利佛能遠遠的跟著她讓她放心,奧利佛同意了。

奧利佛拿起那把能讓人小趾頭連續癢一個禮拜的魔法槍,然後在帽子裡裝了一個能讓人只說貓語的煙霧彈,跟著佳音。

在回來的路上,佳音和尤納遇到一幫強盜,在遠處的奧利佛突然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想要教訓一下尤納,於是奧利佛拿出魔法槍對準尤納發射,在尤納開始抓癢時,他拿出煙霧彈丟了出去。

看到煙霧彈的佳音立刻按照奧利佛說的如果遇到特殊情況時該做的事往奧利佛所在的方向奔跑,然後佳音緊緊的抱住了奧利佛。

煙霧散去之後

「紅Queen 怎麼樣了?」佳音小心的問。

「現在最主要的是把他送回去。」說完奧利佛掏出魔寶石,接著三個人就來到紅軍軍營,不過在把尤納送回去之後……

因為尤納無法解釋發生了什麼事,於是跟著尤納一起出發的士兵向蘭斯洛特陳述了事情的經過,不過蘭斯洛特的反應卻超出預料。

「噗…哈哈哈」

尤納驚訝的看著蘭斯洛特。

「對不起……等我笑完……哈哈……」

接著,蘭斯洛特換回正經的臉,然後開始說話。

「依照這個事情發生的經過,你一定是去搶愛麗絲,但是你卻不知道,這個帽子屋的來歷。」

「帽子屋和愛麗絲是同鄉,而且他們兩個是戀人,那個帽子屋會發明很多整人的道具,我想你中的,是會讓你的小指頭癢一個禮拜的魔法,還有暫時只能說貓語的魔法。」蘭斯洛特說完,就轉頭繼續處理公務。

「可是帽子屋不是小孩子嗎?我們看到的是大人。」士兵疑惑的問。

蘭斯洛特的表情黯淡下來,自從國家走向和平之後,蘭斯洛特和奧利佛也因為漸漸頻繁的茶會而熟悉起來,最近茶會都是在早上,而奧利佛出現的時候都是以他原本大人的模樣出現,蘭斯洛特沒有多說,他只說了一句話。

「他的狀況是和魔法之塔有關的,是現在他已經沒事了。」

士兵聽蘭斯洛特這麼說,就不再多說了。

在弗蘭的家裡,歷史書的光芒將她包圍。

落地之後,眼前是藍天和白雲,佳音在街上晃了一陣子,心想還是去找弗蘭問清楚魔法的解決方法,不過卻在路上遇到一夥不良少年,在千鈞一髮之際,雷、芬里爾、奧利佛出現並且制服了那群不良少年。

「沒有受傷吧?」雷問。

「沒有,謝謝你。」

「沒見過妳啊,是從哪裡來的?」奧利佛小心的問。

「其實有點複雜,是這樣的,我是因為沒有正確的打開一本歷史書才來到這裡的,我是從未來來的。」

奧利佛仔細端詳著佳音的臉,然後他突然睜大了雙眼,不過接著又恢復了平靜的表情。

「弗蘭今天不在家。」簡短的說完後,奧利佛又開口了。

「不過妳要是想要見他,應該到了晚上他就會回來,現在是中午。」

「那我們一起吃午餐吧。」

「好。」奧利佛回答。

「就這樣相信她真的好嗎?」芬里爾問。

「我認識這個小丫頭,沒事的。」

餐廳裡

「兩份牛排五分熟,不要紅蘿蔔,只要馬鈴薯和花椰菜,甜點是司康,一份橘子果醬,一份草莓果醬,一份奶油,兩杯阿薩姆紅茶加兩顆方糖。」佳音熟練的點餐,奧利佛則陷入了沉思。

「怎麼了?」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覺得妳很了解我,我雖然認識妳,不過也就是好幾年前見過一次而已,妳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佳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直接說在未來是戀人也不太好,她盯著奧利佛,臉漸漸的變紅。

奧利佛端詳著佳音的臉,她的臉在注視下越來越紅,不過她還是認真的看著奧利佛的眼睛,即使是小孩子的樣子,佳音仍然被奧利佛看得心跳加速。

兩個人又開始聊天,到了將近晚上的時候,奧利佛說要自己回家。

「沒關係的。」佳音握著奧利佛的手,奧利佛立刻明白了她知道自己晚上會以大人的姿態出現的秘密,他知道她不在外面說出來是為了他。

回到家後,佳音才發現奧利佛在早上一起制伏那群不良少年受的傷。

當佳音想要為奧利佛看看傷口時,奧利佛並沒有說什麼,不過他接下來做的事卻出乎意料之外。

奧利佛的一隻手環住佳音的腰,另一隻手捧著佳音的臉,在她要開口之前,他的嘴唇輕輕拂過她的嘴唇。

就在那一刻,佳音的手臂摟上了奧利佛寬闊的背。

他們交換著熱情的親吻,接著佳音看著奧利佛的眼睛認真的開口了。

「奧利佛,在未來,你身上的魔法已經完全解除了,而且我們是戀人。」

就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佳音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已經是晚上了,奧利佛還沒有睡。

佳音跑過去緊緊的抱著奧利佛,奧利佛摸著佳音的頭,他明白的沒有說什麼。

「很晚了,妳先去睡吧。」聽到奧利佛這麼說的佳音有點猶豫,她去換好了睡衣回到奧利佛的面前,奧利佛親吻了一下佳音的額頭,然後他放下工作,以前只是因為佳音害怕打雷奧利佛才抱著她睡,不過現在這變成了兩人的日常。

奧利佛輕輕的爬上床,每一天佳音都和奧利佛一起睡在奧利佛的床上,奧利佛在床的右邊躺下,然後伸手抱住佳音。

不過今晚兩個人都暫時睡不著。

「我們要結婚嗎?」佳音開口問,語氣非常的小心翼翼,她擔心婚姻對奧利佛來說是一種束縛,所以才很久都沒說。

奧利佛沉默了一下,然後他答應了。

「嗯,好。」

「奧利佛,還有事,我想和你討論。」

「是什麼?」奧利佛輕輕的用手梳理著佳音的頭髮。

「我還有很多姐妹,還有我的父母,我想把我的姐姐妹妹還有父母接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奧利佛還沒見過我的家人,我不想要他們認為我自己擅自決定要結婚。」

奧利佛露出了微笑。

「我不是說過了嗎?回到倫敦的時候和妳在一起就覺得很快樂,所以妳不用擔心,就在四月回去就可以了。」

「奧利佛,謝謝你。」

這天他們相擁而眠。

四月的滿月之夜很快就來臨,奧利佛和佳音在白天收拾好了需要帶的東西,晚上的時候,兩人牽手一起跳進了連接兩個世界的隧道回到倫敦。

佳音和奧利佛牽著手,在倫敦的石子路上走著,平常的景色只是因為這樣逛逛就變得熠熠生輝。

到了晚上,佳音帶著奧利佛來到自己的家。

一個女人出來開門,看到佳音就開心的給了她一個擁抱。

「佳音!妳回來了,一切都好嗎?怎麼還有人跟妳一起回來?」

「母親,這是奧利佛,奧利佛,這是我的母親。」

在說話的當下,佳音的父親也走出來,介紹過後,兩個人進到屋子裡。

「我有九個姐妹,都是雙胞胎。洛可、月沉吟、覺覺、凌雨、雅、夏茵、貝爾、帕茵、雨桐。姐妹們,這是奧利佛,我的戀人。」

打完招呼後,佳音說她晚上會下廚煮晚餐,晚餐是烤牛肉搭配馬鈴薯和蔬菜,點心是特製司康配上奶油和兩種不同的果醬,還有奧利佛泡的阿薩姆紅茶。

奧利佛熟練的泡好阿薩姆紅茶,其中兩杯有兩顆方糖的是奧利佛和佳音的。

「忘了問奧利佛是做什麼的?」佳音的母親問道。

「本業是做帽子,副業是製造和改造武器和發明特殊道具。」

「等等,我看你有點面熟。」佳音的父親說完就說道 「你是不是詹姆斯的兒子?」

「是的。」

「你認識奧利佛的父親?」佳音問。

「佳音,妳的那頂帽子就是我去找詹姆斯,後來奧利佛做的。」

「真的?」

「好了,佳音妳先去休息吧,我們還要和奧利佛聊聊。」

一個小時後佳音聽到了父母的交談聲。

「像奧利佛這樣的人,當佳音的丈夫是再好不過。」

隔天早上

「其實我們來這裡是有一件事想說。」

「我們打算結婚,想要邀請你們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解釋一番之後,佳音的家人欣然同意,並且在滿月之夜一起到了格雷德爾。

已經是五月,奧利佛親自製作的戒指也完成了。

這枚戒指上面有著銀色的寶石,奧利佛看著有金色鑲邊的結婚禮服,想像著佳音穿上禮服的樣子露出了笑容。

隔天,奧利佛邀請佳音來到庭園的場地。

「奧利佛,這裡不是不能隨便進來嗎?」

「我今天包場了。來。」奧利佛伸出手臂,佳音挽著奧利佛的手臂走到最中央。

「妳坐下吧,我有話對妳說。」

佳音坐下之後,奧利佛牽起佳音的手。

「佳音,我曾經說過,我決定不管到世界的哪個角落,我都不會放開妳的手,現在我要在這裡再次發誓,守護妳一生,佳音,妳願意嫁給我嗎?」

佳音已經開心的說不出話,只是點頭,奧利佛拿出鑲嵌著銀色鑽石的戒指幫佳音帶上,像是信號般,紅黑兩軍的人都走出來獻上祝福。

「奧利佛,真的謝謝你。」佳音感動的說。

佳音看了一下銀色的鑽戒,然後抬頭看著奧利佛的眼睛,她覺得自己好幸福,而且每次看到戒指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像是在看著奧利佛的眼睛一樣。

「婚禮之前,我想親自去邀請我的兩個表姐,之前弗蘭去倫敦的時候把我的兩個表姐帶來格雷德爾了。」佳音說。

「好。」

婚禮的那一天,佳音的九個姐妹和兩個表姐全都到場,九個姐妹現在有五個住在紅之軍團,四個住在黑之軍團,而兩個表姐則住在哈爾和洛基的家。

佳音的爸爸帶著佳音來到奧利佛面前。

弗蘭被邀請來主婚。

「現在請兩位交換誓約之吻。」

奧利佛揭開佳音的頭紗低下頭,為了讓奧利佛能輕鬆一點,佳音墊起腳尖,完成了誓約之吻。

奧利佛帶著佳音欣賞完晚霞之後,奧利佛一直看著佳音。

「你不要一直這樣看著我啦!」佳音害羞的垂下眼簾,不過奧利佛卻把她抱得更緊。

「今晚可是初夜,而且妳嘴上說叫我不要看,可是妳的表情在說要我看。」奧利佛用手指抬起佳音的下巴,讓她仰視著自己。

沒錯,奧利佛說對了,不過佳音實在是不想承認,奧利佛總是那麼從容地對待她。

她把羞紅的臉埋在奧利佛的胸口,這時她聽到奧利佛異常快速有力的心跳。

「奧利佛,你……」

「恩。」雖然奧利佛沒有多說什麼,不過他臉上的微笑彷彿散發著溫柔的光芒,而他的眼睛裡透出了明確的愛意。

「奧利佛,我好幸福。」晚上佳音和奧利佛一起躺在床上。接著她又開口。

「以後,要是能有個和奧利佛相似的男孩子就好了。」佳音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奧利佛的臉。

「妳確定那樣的話,你不會愛上自己的兒子?」奧利佛開玩笑似的說。

「怎麼可能嘛,只有你是奧利佛啊。」

奧利佛溫柔的摸著佳音的頭髮,然後又在她的髮間留下親吻,佳音像是感到舒適般的貼近奧利佛寬闊的胸膛投進他溫柔的臂彎中,而奧利佛則溫柔的抱著佳音入睡。

每天,奧利佛都忙著工作,因為慕斯是奧利佛的固定客人,所以從他而來的委託也就比較多,慕斯也參加了佳音和奧利佛的婚禮,他對於實際上奧利佛是成年人的這件事表示驚訝。

「雖然有想過這種情況,但是真的發生了還是很讓人訝異。」一天,奧利佛的工作告一個段落後,慕斯、佳音、奧利佛三個人一起喝著紅茶,悠閒地吃著起司蛋糕、司康配上奶油。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了,是因為沒有了以前那個魔法的煩惱,才正式考慮要向佳音求婚還有結婚的。」

「給得了未來就好。」慕斯回答。

三個人談話結束,佳音收拾茶杯拿去清洗、晾乾之後,已經是黃昏了。

送走了慕斯,佳音和奧利佛也準備要休息了。

「我的姐妹們跟我說,她們很喜歡他們現在的生活。」

「畢竟已經和平了,要相愛的話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吧。」奧利佛回答。

「你是怎麼知道我要說我的九個姐妹和兩個表姐分別愛上了十一個人?」

「大傻瓜,我當然知道了。」

「這個……」佳音臉紅了,奧利佛親吻著佳音的頭髪,溫柔的摸著她的頭,接著在額頭上例行的晚安吻結束後,奧利佛和佳音互相抱著進入了夢鄉。

現在不知道奧利佛已經解除魔法的,只有洛基而已。

一天下午,洛基說要去看佳音。

「洛基,不要去。」哈爾試圖叫住洛基,不過洛基卻像一陣風一樣的衝出去了。

洛基來到作為奧利佛工作室的車庫門前,連門鈴都不搖就開始轉動門把。

而此時奧利佛和佳音正在熱吻之中,正好洛基開門看到了這一幕。

奧利佛終於放開佳音之後,洛基眼前的景象比看到佳音和奧利佛接吻的樣子還更讓人受打擊,佳音親暱地將臉貼在奧利佛的胸口。

看到洛基之後,奧利佛皺起了眉毛。

奧利佛帶著佳音來到洛基面前,奧利佛的手臂抱著佳音的腰。

「來我家有什麼事?」

「最近黑之軍團要打槌球,說佳音一定要參加。」

奧利佛看出了洛基的意圖,他帶著佳音一起去拿了那個一揮就能灑出大量胡椒粉的槌球棍和口罩。

洛基一看到這景象就立刻跑了。

「奧利佛,那是槌球棍嗎?」

「恩,剛好今天天氣很好,再過兩個小時妳的工作才開始,我們去和黑之軍團的人玩槌球吧。」

「恩,好!」

佳音手上拿著槌球棍,奧利佛帶了兩個口罩,兩個人像是要去惡作劇的小孩一樣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然後來到了黑之軍團。

來到黑之軍團之後,剛好芬里爾提議用遊戲的方式鍛鍊,於是所有人拿出了槌球棍和槌球,準備玩槌球。

「原來奧利佛和佳音也在啊,一起來玩槌球吧。」芬里爾手一招,佳音和奧利佛就加入了遊戲。

「兩個人一組,賽斯觀戰。」決定好了之後,遊戲開始了。

「嗯?奧利佛和佳音怎麼戴上了口罩?」

賽斯正在困惑之中,奧利佛和佳音就已經舉起他們的槌球棍用力一揮——

「阿嚏!」第一個打噴嚏的是芬里爾,他立刻退到一邊,然後是雷、天狼星、露卡,其他黑之軍團的士兵也連打噴嚏,因為這樣,奧利佛和佳音順利的將球送進球門贏了比賽。

五個小時後

黑之軍團全員集合在一起,感謝佳音和奧利佛一起來陪他們打槌球。佳音和奧利佛回去工作了。

「今天你要做什麼?」佳音問。

「一個讓射中的人只會像嬰兒一樣爬行的魔法槍。」

佳音忍不住笑了。

「嗯?有什麼好笑的?」

「奧利佛,我覺得你真的是太有幽默感了。」

「喔?妳已經是完美的助手了。」

「你每次都這樣我要怎麼反應嘛?」

「開心就笑吧。」

「奧利佛,我去準備一下,等一下要開茶會了。」

奧利佛搬出桌子,拿出桌布、茶壺、準備進烤箱的司康餅、奶油、果醬、蛋糕、鬆餅、水果、大吉嶺和阿薩姆紅茶茶葉和煮熱水需要的東西,煮好熱水後,奧利佛從高處將茶壺注入熱水,掏出懷錶計時,用最準確的時間泡好紅茶後放入方糖。

佳音著迷的看著正在倒茶的奧利佛,佳音最喜歡看奧利佛倒茶,因為這樣能看到奧利佛專注的側臉,還有他修長優美的手指。

當初奧利佛那隻手在小巷裡、在森林中,是心跳悸動的開端,有點粗糙,但又讓人無比安心,佳音當時並不知道,她最後會是那個唯一可以一直牽著這讓人感覺安心的手的人。

這樣高挑帥氣的奧利佛雖然讓人因為魔法解除而鬆了口氣,不過佳音也得隨時防備,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是奧利佛那麼英俊,連佳音都要沒自信了。

一天凱爾來拜訪。

「聽說你身上的魔法徹底解除了,恭喜啊。」

「凱爾,你又宿醉了嗎?」

完美重合的聲音讓奧利佛和佳音都愣了一下,然後他們笑了,不過接下來的談話,卻讓凱爾很不自在,不過不是因為談話的內容,而是因為從頭到尾奧利佛的一隻手臂都緊緊的抱著佳音的腰,而佳音的頭一直靠在奧利佛的右肩上。

凱爾不喜歡甜食,還好司康沒有很甜,作為助手,佳音幫忙泡了三杯大吉嶺紅茶,給凱爾的那杯紅茶是無糖的。

「來,啊—-」奧利佛拿起一塊司康送進佳音嘴裡,在奧利佛的要求下,佳音也拿起一塊司康餅喂奧利佛吃下去,雖然佳音覺得很害羞,不過還是讓奧利佛舔掉了在她手指上的奶油,而凱爾皺起了眉頭。

「感覺還什麼都沒吃就膩了啊,不過算了你們開心就好。」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My fair lady。」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當奧利佛開始開心地哼歌,佳音也跟著他一起哼唱起兩個人都熟悉的旋律。

「我之前就在想帽子屋你怎麼會唱科學之國的歌,原來和我想的一樣,你就是從那裡來的。」

「之後再聊吧,我要出門一趟。」奧利佛說。

凱爾走了之後,奧利佛牽著佳音的手走出門,把門關好後走向街道。

「奧利佛,我們要去哪裡?」

「去找靈感。」

聽到這句話的佳音不再多問。自從那次把家人帶來格雷德爾參加兩人的婚禮之後,奧利佛的父親就一直留在格雷德爾,有一部份的理由是因為他想要享受含飴弄孫的日子,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格雷德爾已經和平,所以打算讓奧利佛的父親住下來,擺脫皇家帽子屋的身份,重新開始做當初那些為了周圍的人的笑容而做的東西,也因為這樣,奧利佛和自己的父親的關係也漸漸地回到當初的樣子。

「這裡怎麼會有這三頂帽子?」

「最左邊那頂帽子,我十三歲的時候也做過一頂,中間那頂,是在佳音回到倫敦之前,我特別送給佳音的,右邊那頂,也是我送給佳音的。」

奧利佛的父親拿起最左邊的帽子,這頂禮帽全都是用花草織成,奧利佛在花草上放了永遠都不會枯萎的魔法,所以那些花還是盛開時的樣子。然後他拿起最右邊的帽子,發現裡面有點心,經過詢問之後知道那些點心在帽子裡可以一直存放。

某天晚上,奧利佛和佳音接受弗蘭的邀請,參加了一場舞會。

佳音已經換好之前那深綠色與金色鑲邊和腰帶的禮裙,奧利佛穿上他平時的外套,準備幫佳音戴上胸花和髮飾。奧利佛向佳音求婚的時候穿的是一件白色西裝配上綠色領帶,可能是因為衣服的剪裁,奧利佛穿上他平時穿的外套時,比求婚時更顯得高挑瀟灑。

奧利佛輕輕地為佳音戴上髮飾和胸花,佳音挽著奧利佛的手臂往前走,突然,她抬頭看著奧利佛的臉。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我突然想起我第一次對你說你很高挑瀟灑,說你很帥的時候。」

「說過的話不能收回啊,。」

「那是我不小心話講太快了。」

「好吧,就當妳是話講太快。」

「不過那也是實話啊。」

「恩?什麼?」

似乎意識到自己又說太快了,佳音又羞紅了臉

「忘、忘了我說了什麼吧!」

「很遺憾,已經忘不掉了。」

「奧利佛你太狡猾了啦!」

「你今天才知道嗎?而且妳不討厭這樣吧?」

好吧。佳音嘀咕著「沒有,我很喜歡這樣的你,因為這樣的奧利佛,就是奧利佛。」

這嘀咕聲只有奧利佛聽見了,他露出了微笑。

記憶回到了那個時候—–

「才不是小孩子!奧利佛就是奧利佛!」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心跳加速了嘛!」

那時的他們其實已經相愛了,不過因為佳音是要回去的人,所以奧利佛並沒有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只有在佳音回去之前,他奪走了佳音的初吻,還有一次他親吻她的臉頰的時候。

不過現在佳音和奧利佛的時間是一起前進的,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這天下午外面下著雨。

雨越下越大,到了晚上時,已經是暴風雨了。

佳音和奧利佛一起躺在奧利佛的床上,房間裡還可以聽得到外面的打雷聲,奧利佛已經把窗戶關好,他安撫的一下一下的摸著佳音的頭和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佳音安心地抱著奧利佛睡著了。

原本這樣的安心應該是不存在的,不過自從奧利佛身上的魔法完全解除後,這種感覺已經成為了日常。

至於魔法之塔的那群人已經被殺了。只有達姆逃了出來,繼續在酒吧當老闆。

「佳音!」

「是這個工具吧?給你。」

「謝啦!」

「奧利佛,你要休息嗎?」

「我會停下來休息的,妳如果累了就先去休息。」

三十分鐘後

休息時間開始了,佳音坐在奧利佛的腿上,而奧利佛則親吻著佳音,每天的休息時光,奧利佛都會抱著佳音,像是哄小孩一般的搖晃著。

而這麼做的結果,就是佳音在奧利佛的懷裡睡著了。

奧利佛看著佳音睡著的樣子,陽光穿過她的髮絲,佳音的臉上散發著天使般的光暈。

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奧利佛心中百轉千迴。

當初愛上佳音的時候,奧利佛覺得自己必須把她推開,而他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能讓佳音得到幸福,以前,這個已經靜止時間的身體,無法帶給佳音長久的幸福。

以前,他拒絕回到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現實」但是現在,他每隔兩三個月就會回去一趟。

把佳音推開之前,奧利佛又忍不住親吻了她,那時,他帶著只能得到最後一個吻的心情親吻佳音。

而現在,佳音安心地躺在他懷裡,是真的,但又很不真實。

以後能獨佔佳音眼神的就只能有我一個,奧利佛是這麼想的。

這樣子很霸道,不過佳音很喜歡奧利佛這樣,他們很少吵架,佳音會和奧利佛分享自己聽到或是看到的有趣的事給奧利佛聽,那個多年前臉上沒有笑容的奧利佛,現在因為有了佳音,又找回了笑容,而兩個人的目標,就是讓他們周圍的人也可以有開心的笑容。

安穩的日子就這樣過去,偶爾奧利佛和佳音會去看公會堂教室裡的孩子們,奧利佛會拿出點心給孩子們吃。

一天,佳音和奧利佛牽著手在路上散步,微風吹著佳音的頭髮,金色的陽光讓佳音看起來更加美麗閃耀。

就在兩個人享受這悠閒的時光時,一位穿著華麗的女性向他們走來。

佳音把原本和奧利佛十指緊扣的手牽得更緊。

「最近很快就要辦豐收祭了,可以請你當我的舞伴嗎?」

奧利佛皺起了眉頭,他轉頭看了佳音一眼,然後轉頭回話。

「我不去豐收祭這種麻煩的活動。」

「誒?」

「就這樣。」奧利佛說完就拉著佳音離開了。

雖然佳音努力地揚起笑容,奧利佛還是感受到佳音的不安,他抱著佳音,試圖安慰佳音。

佳音似乎平靜下來之後才開口說話。

「奧利佛你這麼帥氣,我都要沒自信了。」

「妳也很特別。」

「真的嗎?」

「妳能像現在這樣支持我的想法,已經很特別了。」

「謝謝。」

一陣沈默後,奧利佛開口了。

「我們去參加豐收祭吧。」

「你不是說你不去的嗎?」

「只要是跟妳一起,我怎麼會不去。」

佳音的臉開始變紅。

「每次都這樣我要怎麼反應嘛。」

「我不是說妳笑起來很好看嗎,就笑吧。」

隔天,奧利佛自己上街去買東西,回來時卻遇到了意外,還好凱爾正在附近巡診,他就把奧利佛送回弗蘭的小屋。

「發生什麼事了?」佳音認真的詢問凱爾。

「他被魔法攻擊,是喪失記憶的魔法。」接著,凱爾開始做檢查,確定奧利佛沒有其他問題之後就離開了。

等到奧利佛醒來之後,佳音才發現,奧利佛中的魔法,是讓他忘記他的愛人的魔法。

佳音努力的想讓奧利佛想起自己,奧利佛喪失記憶的那天晚上,佳音一個人在客房裡哭泣。

過了幾天,佳音安靜的在奧利佛身邊整理文件,奧利佛心情很好的哼著歌,佳音忍不住跟著他一起哼起了歌。

最近奧利佛似乎想起了一些回憶,所以也不排斥佳音在他身邊。

又過了幾天,奧利佛想起的事情越來越多,面對佳音時,也越來越像以前一樣了。

一天晚上,外面下著雨,打雷聲也很大,佳音睡不著,她正想要去開燈時,奧利佛高挑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

佳音面對奧利佛突然的出現有點嚇到,不過接下來的打雷聲讓她想都不想就緊緊抱住奧利佛。

佳音沒想到的是,她這一抱,奧利佛失去的記憶就回來了,他開始輕輕地幫佳音緩和呼吸。

「奧利佛,你想起我了嗎?」

「沒想到廢物也有精明的時候嘛。」

「太好了,還有奧利佛,我已經說了我不是廢物啦!」

「妳去坐下吧,想喝紅茶嗎?」

「我來泡紅茶吧。」

「妳就坐在那裡,我來泡茶,我失憶的這幾天,妳都沒怎麼休息吧。」

佳音妥協的讓奧利佛泡茶,心裡感到無上的幸福。

是啊,有時候,幸福就這麼簡單單純。

奧利佛是個溫柔的人,除了說話太直接之外,他的所有行動都透露著他的溫柔。

奧利佛是這樣的特別,這就是佳音愛上奧利佛的原因之一。

Sponsored Post Learn from the experts: Create a successful blog with our brand new courseThe WordPress.com Blog

Are you new to blogging, and do you want step-by-step guidance on how to publish and grow your blog? Learn more about our new Blogging for Beginners course and get 50% off through December 10th.

WordPress.com is excited to announce our newest offering: a course just for beginning bloggers where you’ll learn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blogging from the most trusted experts in the industry. We have helped millions of blogs get up and running, we know what works, and we want you to to know everything we know. This course provides all the fundamental skills and inspiration you need to get your blog started, an interactive community forum, and content updated annually.

美男革命續文

奧利佛輕輕的吻了一下洛音的額頭,接著親吻她的臉頰,吻住她的嘴唇,然後滿意的放開佳音。

「對了,奧利佛,你的魔法解除的事情還沒有讓所有人知道。」

奧利佛用他那骨節分明又修長的手指梳理著佳音的頭髮,他開口了。

「那樣的話,我們來辦茶會吧。」

「真的嗎?」

「嗯。」

「邀請函我會麻煩弗蘭的。」

「奧利佛,我最喜歡你了!」

洛音毫無預警的撲進奧利佛的懷裡。

「等等……!」

奧利佛穩穩的伸出雙臂接住撲進他懷裡的佳音,不過他還是有點嚇到了,下一秒佳音已經像貓咪一樣蹭著奧利佛的胸口了。